从一个新鲜案例看特殊情况下的青少年移民

从一个新鲜案例看特殊情况下的青少年移民

美国国会最早在1990年设立了SIJ (Special Immigrant Juvenile)这个签证类别,以对被因虐待等符合长期寄养的外国小孩提供人道主义保护。之后不断修改,保护扩展至因虐待、忽视、遗弃或州法律规定的类似原因而不能与父母一方或双方团聚的孩子,也不再要求孩子符合长期寄养的条件。不过,这类签证申请人仍需证明与父母一方或双方团聚是行不通的。

申请人如果能证明自己未婚,未满 21岁,并且被置于有管辖权的州未成年人法庭的命令(a juvenile court order)之下,可以根据美国移民法及相关法律 (Section 101 (a)(27)(J)(i) of the 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 及8 C.F.R. § 204.11 (b))规定申请绿卡(Petition for Special Immigrant Juvenile)。这个州未成年人法庭命令必须确定以下事实:(1)申请人被宣布依赖于未成年人法庭,或者未成年人法庭指定的州政府机构、个人或实体的监护之下 (dependency or custody) ;(2)申请人因虐待、忽视、遗弃或州法律规定的类似原因而不能与父母一方或双方团聚  (parental reunification) ;(3)根据司法或行政决定,将申请人返回申请人的或其父母的国籍国或最后惯常居住国不符合申请人的最佳利益 (best interests) 。

这里的未满 21岁是指移民局收到申请人申请时(I-360 表格),申请人未满21周岁。有不少案例显示申请人被拒是因为超龄,甚至仅超龄一天。而移民局认为这个21周岁法定条件是硬性的,申请人必须满足,没有豁免的可能。

另外,申请人父母(亲生或收养)或一方对申请人的虐待等事实必须是真实的(bona fide)。在今天要讨论的这个新鲜案例中,移民局认为申请人声称其父母遗弃了她的事实不是真实的从而拒绝了其申请。

申请人2018年在其19岁时获得了一个SIJ 命令,该命令根据相关加州法律认定由于遗,申请人与是不可行的并且将申请人回其国籍国中国不符合的最佳利益。据此SIJ 命令,申请人向移民局递交了I-360 表格。申请人在申请中声称:她的父母她,大约2015年开始三年一直没有沟通联系并且由于他们的债务费用问题也没有在中国支持她。

本案中审查案件的移民官显然是尽职尽责的,不仅认真审查了申请人递交的证据材料,还查阅了相关移民局的内部文件,最后根据所有证据材料认为未成年人法庭认定的及申请人向法庭声称的、其父母抛弃她的事实与移民局的审查结果之间存在重大矛盾。移民局指出矛盾之处包括:1)申请人的 I-20 表格移民F-1学生签证,日期20135表明她的父母资助了申请人在美国的教育费用2 根据官方记录,申请人父母在同一时期多次访问美申请人2013年至20188期间美国地址列为目的地地址及 3)申请人的母亲于2015年8署了一份有关申请人(其弟校文件,申请人时的所列为申请人母亲的地址。

一般来讲,一旦移民局发现证据材料相互之间有重大矛盾或不一致的地方,它就会对申请人的信用大打折扣。申请人必须就相关矛盾或不一致做出令移民局信服的解释。本案中申请人显然没有做到。

申请被拒后,申请人提起行政上诉。在上诉时,申请提交了其律师之回应移民局拒绝通知NOID提交的相同材料及申请人个人陈述申请人陈述表示她的父母在她离开中国给了一笔大学教育,这是让其远离他们的 所谓的成本申请人声称2013进入美国她的父母便切断的所有联系因为他们认为给他们带来了太多麻烦痛苦。申请人,她到美国没有联系她的父母;她从弟弟那里她的父母在她在一起到过美国;试图与父母联系但他们拒绝见面。申请人接着,她收到的移民局文件中得知她的父母使用地址作为他们在美国的目的地;她的叔叔也诉她,她的父母知道她祖母的地址,但她在与祖母居住期间从来没有见过她父母。

移民局说,根据官方记录20152017年,申请人母亲至少访问了美国,申请人父亲至少访问两次每次他们都列出了申请人当时住所作为他们的目的地地址。因此,申请人声称的其不知道父母访美、也没与他们见过面不足以推翻证据材料显示的事实,即她在进入美国后继续与其父母保持联系。再者,相关网站公开信息显示,申请人的母亲是在2012年至2018年期间申请人与其祖母居住的住所的唯一产权人。另外,移民局指出,申请人在上诉时并没有提供来自其他知情人,如申请人祖母、弟弟、叔叔、其他家人或朋友、甚至是邻居,提供的任何证词以佐证她的说法;也从来没有就移民局指出的前述 I-20 表格和2015年其母亲签署的学校文件作出解释或其他回应,哪怕在上诉过程中。

可以想见,申请人的上诉申请也被驳回。当然,如果满足一定的条件,申请人还有其他救济途径,包括向具有管辖权的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提起诉讼。不过,就案件已知事实来看,申请人基于其父母遗弃而申请SIJ绿卡最终成功的可能性很小。

 

免责声明:

 本文不构成、也无意构成任何法律意见或建议,而仅仅用于一般信息之目的。本文中提供的信息有可能没有反映最新的法律进展且本文可以随时被修改。本文中提供的信息不会建立起律师与客户的关系。本文的读者应联系他们的律师,以获取有关任何特定法律事务的建议。 任何读者在未事先向适格的律师寻求法律意见的情况下,均不得根据本文提供的信息采取或不采取行动。无保证本文没有错误。Altaffer & Chen 律师事务所明确声明不对基于本文提供的信息而采取或不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12/8/2022

联系信息:

4054 McKinney Ave Suite 310
Dallas, Texas 75204 
Tel: 972 234 3633
Fax: 972 947 3663
Email: lunbing@altafferlaw.com
微信ID:Altafferlaw
微信公众号: “希望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欢迎扫描下面的QR Code,关注 “希望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RELATED POSTS

Self-lawyering in Immigration Matters

Self-lawyering refers to individuals representing themselves in legal matters rather than hiring a lawyer. This trend is driven by consumers' lack of accessibility, transparency, and control over the legal process, along with its high cost. The rise of self-lawyering in immigration matters is being supported by state judicial systems and regulators and reinforced by the growth of technology. The limited availability of immigration lawyer information online and the lack of control that clients have in an immigration representation are also factors pushing individuals towards self-lawyering. Corporate consumers are also beginning to adopt the do-it-yourself model for immigration services by employing in-house counsel to handle routine tasks. The trend of self-lawyering is similar to the disruption seen in other industries by the growth of technology and the Internet.

H-1B Visas and Opportunities from Recent Mass Layoffs by Big Tech Companies

The recent mass layoffs by big tech companies have had a significant impact on H-1B visa petitions. With the economic downturn caused by the COVID-19 pandemic, many tech companies have been forced to make cuts, leading to a sharp decrease in the demand for H-1B visa workers, and even new hires freeze. The decrease or freeze may open up more visa slots for non-tech workers who are seeking to work in other industries in the U.S. since each year the H-1B visa cap has been the same for years.

乌俄战争还能影响到EB-2申请?

持续至今的乌俄战争对人们的生活产生了或多或少、不同程度的影响。2022年4月,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专门为乌克兰出台了相关政策。这里仅谈一个以持有高级学位的专业人士身份申请美国职业移民(EB-2)及国家利益豁免(“National Interest Waiver,” NIW)、运用乌俄战争对石油和天然气造成的影响来证明国家重要性但不成功的案例。

简要介绍美国移民法方面的道德败坏的犯罪及德克萨斯州醉酒驾驶犯罪

美国公民及移民法(INA) § 237(2)(A)(i)及§ 212(2)(A)(i) 规定了关于道德败坏的犯罪("Crime Involving Moral Turpitude," CIMT)可能导致在美国的非公民被遣返或非公民申请入境时不被批准入境或不被批准在美国境内调整身份。被遣返需要CIMT罪名成立;如果外国人被告上诉,在上诉过程中则不能被遣返。外国人如果CIMT罪名成立,甚至承认犯下了CIMT罪名,都可能被拒绝入境或不被批准在美国境内调整身份。